C不在

所爱如山海,山海不可平。

南无阿弥陀佛🙏🙏🙏
我去听听大悲咒平静一下心灵。

愿所有人心上,都能开出一朵花,带走所有的戾气。ლ(╹◡╹✿ლ)

最是人间留不住,相见已是别离时。
最是人间不相逢,相逢只是为离别。

一个渣光线渣摄像的repo
下午刚拿到书好开心😭
迫不及待地看了尾声和番外,尾声看得想哭,实在太惨了(*꒦ິ⌓꒦ີ)
但是现代番外he了太完美了,一个在梦里追逐一个在梦里等待,最后在现实相遇,终于在太平盛世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,虽然觉得不够看啊啊啊好想再多看一点啊啊啊啊啊啊
爱太太@寒灯照冷衫 😍😍😘(* ⁰̷̴͈꒨⁰̷̴͈)=͟͟͞͞➳❤

【丁隐X羽皇X一笑奈何】【陈长生X张小凡X风天逸】六界

六界

 

深海衍生外加各种拉郎,cp有:一笑奈何/羽皇,丁隐/羽皇,凡逸+小天使长生。

 出场人物:妖界:羽皇,仙界:一笑奈何,魔界:丁隐,风天逸(仙妖之子),人界:张小凡,神界:陈长生。

脑洞来自Visitor2014阿婆主的同名剪辑六界:【丁隐X羽皇X一笑奈何】【陈长生X张小凡X风天逸】六界

看视频太激动忍不住脑补过多,不过没时间写全文【也不会写古风】,就写了个脑洞文,其实就是大概剧情大纲,有时候会有对话和某些情节细写【应该不会写全篇了不过视频那么棒一定会有更厉害的菇凉来写的】。已经给up看过啦,能站一样的cp感觉好幸福~

因为基本上是视频概括衍生所以先看视频再看脑洞效果更佳哦~up主所有剪辑都超棒一定要看看up主的视频啊!!!

警告:羽皇是妖,妖雌雄同体,生子有,雷者慎入雷者慎入雷者慎入重要的话说三遍。

只是个粗糙简略大纲,非常非常狗血,ooc有,bug都在我,私设如山,除了九州天空城的星流花神设定外,文差不多跟这几部原剧都没关系。细节对话部分本来想斜体来着不过lof没这功能。

 

——

 

私设有:人、妖、仙、魔、神、鬼六界。

人,仙,神一派。

妖,魔,鬼一派。

羽皇是妖,妖界羽族南羽都之皇。

羽皇与魔界丁隐年少相识,丁隐倾心羽皇,而羽皇对丁隐感觉不明,更多的把他当成朋友。两人相交已久。

*

羽皇偶遇一笑奈何,初时闻其琴声,颇为欣赏。

 
一笑奈何也在听到羽皇的琴声后被吸引,见到羽皇后一见钟情。两人琴瑟和鸣,相互倾心。

一日,一笑奈何从仙界过来,手里拿着一朵红色的花,并将它送给羽皇。 

“送我这个做什么?”羽皇瞥了一眼他手中艳丽的花朵,问道。

一笑奈何举着手里的花,道:“这叫作赤羽花,是仙界最美的花。”

羽皇挑挑眉,等待他的下文。

一笑奈何对着他微笑道:“传闻赤羽花生命力强盛,在六界皆能生长,却只在仙界才能绽放。并且只要不断用仙气滋养,它就能常开不败。仙界的人常会用它送给所爱之人,表达对方之于自己的独一无二与永不凋零的爱情。”

一番不算隐晦的话让羽皇忍不住嘴角上扬,带艳的眼角微勾,他还想着作出一副不屑的姿态,却全然掩不住眼角眉梢染上的笑意:“作为求爱来说,你的表现着实差劲了点。”

一笑奈何扬起唇角,深色的瞳孔对上那莹蓝的眼珠,双目灼灼,“那,你答应吗?”

羽皇微抿唇,接过他手里的赤羽花,精致修长的手指轻转着细嫩的枝茎,他高傲地扬起下巴,脖颈的线条带着与生俱来的优雅,他轻哼了一声:“本皇自然是独一无二的,至于永不凋零的爱情……那就要看你表现了。”

丁隐发现羽皇和别人在一起后怒不可竭。

“你和他一仙一妖,怎么能在一起?”

羽皇不以为然,“有什么不可以?本皇想做的事,还没什么人能说不可以。”

丁隐抓住他的手腕。

“放开我。”羽皇吃痛地皱眉,他甩着手却挣不开紧箍着他的力道,羽族因为适应飞翔身轻体盈,在单纯的力量上较多数的种族稍逊,更遑论自身力量强大的魔族。

“为什么?为什么你选择他而不是我?为什么你不爱我?”他爱他,从没掩饰过,聪明如他,又怎么会不知道呢?

羽皇忍着痛,直视着他发红的眼睛,道:“很多事,我不说,难道你就不清楚吗?”

“我不懂!先遇见你的是我!是我!为什么你不爱我!却选择他?”丁隐脸上满是痛苦的不解。他们相识了数百年,一直以来,他想要的很多,却也不多。他愿意数百年如一日的陪伴在他身边,即便得不到任何回应。却不能容忍他爱上别人、属于别人,更不能容忍他因此离开他。

“感情的事没有什么先来后到。丁隐,爱不爱你,从来都不是我能选择的,爱他也不是。”他自知他给不了丁隐想要的,无法回应他一样的情感,与其给予他虚假的希望不如清楚的拒绝,“丁隐,你放手吧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放手,放手……我永远都不会放手!”丁隐双目赤红,身周溢出浓烈得噬人的魔气。

被拒绝的丁隐黑化离去。

 

一笑奈何安慰与好友决裂后落寞的羽皇,两人爱意愈浓,不久便成亲。

妖雌雄同体,羽皇怀孕,一笑奈何却对此很忧心。混血的孩子在六界十分少见,特别他们还一仙一妖,他担心孩子会给羽皇带来伤害。

“难道你不想我为你生个孩子吗?嗯?不想看看我们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?”

“想。”一笑奈何温柔一笑。他当然想,但他不想羽皇为此付出那么大的代价。

“但我可提前告诉你,如果太疼,我可绝对不会生第二个的。”羽皇伸手戳着他的胸口,用着警告的口吻道。他本就惯作出一副高傲轻慢的态度,将原本凶险的事也说得轻描淡写。

他决心做的事就一定会做,他既然想要这个孩子,那不论旁人怎么说,都不会改变心意。一笑奈何怎会不知?也就顺着他的意,“放心吧,我也不想要第二个孩子来抢你的注意力。”

混血的孩子的确让羽皇很虚弱,一笑奈何为了孩子也花了很多心思,两人都想孩子能平安出生。

***

另一方面回到魔界的丁隐黑化修炼,越发疯狂,率领魔军攻打仙界。


“你从我这夺走了他,现在,我要把一切都夺回来。”

一笑奈何为了羽皇和孩子仙力消耗过大,更不敌强大的丁隐,最终魂飞魄散。

丁隐到羽皇身边的时候发现羽皇正在产子。因为是仙妖结合的关系,孩子很虚弱,并且耳后有星流花印记。

丁隐抱起孩子,发现孩子长得很像羽皇,鼻尖也跟羽皇一样有一颗小痣。羽皇怕丁隐伤害孩子,丁隐却用自己的力量救了虚弱的孩子,并对羽皇说,以后就是一家人了。

因为孩子只能靠丁隐的力量活下去,羽皇为了孩子忍了下来。

 

丁隐照顾伤了元气的羽皇无微不至,对孩子也视如己出,除了不许羽皇提到一笑奈何之外,其他时候都很正常。

 

“孩子以后就叫……”

 

“他叫风天逸。”羽皇冷漠地打断正想給孩子取名的丁隐,“他是我的孩子,自然随我姓。”

 

丁隐没有因为他的抗拒生气,反而温柔地笑道:“这样很好,这孩子本就长得像你,就叫风天逸。”

 

羽皇对丁隐的感觉很复杂,早些年相知的感情与杀死心爱之人的恨在他心里交织,却因为孩子而不能动手。丁隐对他疯狂的爱恋太过炽烈也太过灼热,他的痴爱犹如狱火,不把所到之处烧成灰烬不会停歇。

 

孩子一天天长大,随着丁隐羽皇生活在魔界的他并不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世,他从小管羽皇叫爹爹,叫丁隐为父亲。

 

羽皇有时会对他说自己和“父亲”的事,而天逸一直以为羽皇回忆里的“父亲”指的是丁隐。

 

“缘散如流水,白头空许约……”羽皇轻抚着孩子懵懂稚嫩的脸庞,“你还有长长的一生要度过……而我,怕是不能陪在你身边了。”

 

羽皇因为孩子伤了身,并且因为一笑奈何的死而心死,终于在孩子六岁时病逝。

 

羽皇病逝后丁隐发狂,本来正在积极扩张魔界势力的他暂时消停了,他把羽皇的尸身保留了下来,放入水晶棺中,令其不腐,一边照顾风天逸,一边寻求办法让羽皇复活。

 

***

 

多年后,风天逸长大成人。

 

因为是半仙半妖【但他自己以为是半魔半妖】,风天逸天生没有翼孔,长不出羽族的翅膀,而小时候羽皇飞翔的画面烙印在他心中,令他十分渴望飞翔,于是决定出魔界寻找方法。

 

“我不想事事都麻烦父亲,你关心爹爹的事就好了。我是你们的儿子,是魔界尊者和南羽都羽皇的儿子。这个世界上没有我风天逸得不到的东西,我想做的也是一样,双翼之事我会自己想办法。”

“果然,我们是父子。”丁隐看着那张与羽皇如出一辙的脸庞,说道。

 

风天逸垂眼微笑,“虽然小时候的事,我都不记得了。但我知道,父亲总会找到法子,令我们一家团聚。”

*

 

陈长生和张小凡是这一代神界与人界的精英。

 

长生去人界历练遇见小凡,一开始两人互看不顺眼,不打不相识。

 

两人消灭某个地方作恶的魔物时巧遇从魔界出来的风天逸。因着风天逸是妖的外貌,小凡长生不知道天逸是魔界的人。

 

小凡对天逸一见倾心。整个人变成了恋爱中的傻瓜,对天逸很是关心。

 

而长生来自神界,神界的人无爱无欲,情感淡薄的他对小凡对天逸的喜欢很是好奇。便暗暗关注起他们俩。

 

风天逸倒是都没什么感觉,只觉得张小凡常常忽然表现得呆呆的。长生也是,因为来自神界,很多世俗的东西不懂,总是问一些傻问题。他觉得两个人都又傻气又可爱,在寻找花神佩的途中一起结伴解闷也无妨,便与他们一道同行。

 

三人结伴后一路倒也很有趣味,感情日渐深厚。

有一次风天逸看着某株枝叶看起来很落寞忧伤,被长生碰见,长生便询问天逸怎么了。

风天逸心情不佳,却看长生一副对世间情爱忧愁全然不知的模样,自己这般伤感悲秋的倒显得有点可笑了,他轻哼了一声,淡淡地开口:“我看你也不像是什么嘴碎的人,那么告诉你也无妨。”

 

虽然他跟丁隐说小时候的事他都记不得了,但其实他全都记得很清楚。

 

小时候爹爹常会对他说起他和“父亲”的往事,他提到“父亲”送了他一朵他所见过最美的花,给他做了一次最差劲也最真情的告白。

 

即便那时他年纪尚小,也听得出爹爹分明是那么爱他口中的“父亲”,但是羽皇面对丁隐的时候却总是冷冷淡淡,平日里也总是郁郁寡欢。直到羽皇忧思去世,他也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。

 

而父亲爱爹爹爱得发狂,他不想触及逆鳞,关于羽皇的事,他也不常问丁隐。

 

他曾见过羽皇移植到魔界的花,却始终只有枝叶,未曾有一次盛开。如今在人界见到了同样的枝叶,想不到还是一样,见不到它开放的模样。

 

长生看着那花,仔细辨认后说道:这是仙界的花,大约是机缘巧合才在此处生了根。这种花存活力很强,却只有在仙界受仙气滋养才会盛开,如今在人界,自然是开不得的了。想来你爹种在妖界【长生以为是妖界】的那一株也是如此。

 

仙神一路,曾在仙界修炼过的长生用力量让花盛开。

 

花盛开后美得艳丽夺目,果然如同小时候羽皇描述的那样。天逸心里被触动,很感谢长生,说我欠你一次。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就说,我会还了这次的人情。

 

长生没有谁欠谁的概念,对于天逸说的话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

“这花很美,很像你。”长生忽然这般说道。他总是这般清清冷冷的,即便说出听起来这么像是情话的话,也只是陈述事实一般的语调。

 

“是吗,像我?”风天逸忍不住微笑,心中感到一阵温醇的暖意。这花既然像他,那么自然,也像爹爹。那么当初,父亲是否也如长生这般?

 

天逸开始有些在意长生,而小凡那种快要溢出来的喜欢与深情让长生越来越注意小凡。

 

后来遇到了很多麻烦事,小凡长生接到了各自师门而来的任务,三人前往仙界。随二人到了仙界后天逸渐渐发现了他身世有问题。

 

因为丁隐当初攻打仙界,这些年又为了让羽皇活过来,在六界到处寻找典藉夺取珍宝,神人仙三界筹划着合力攻打魔界。风天逸更加着急,既担心丁隐的安危,又为身世疑窦所惑。

 

某个事件后小凡表白,天逸注意到长生很在意小凡,本就烦躁的心情更是非常不悦,对向他表白示好的小凡口不择言:你是不是以为我喜欢你?

 

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意思如何。

 

他的话伤害了小凡,小凡心伤,有点走火入魔。长生不解为什么本来一份如此美好的感情,现在却产生了伤害,于是默默关心安慰小凡。

 

天逸更加不开心,离开了他们,独自去寻找花神佩和身世。

 

他前往了妖界,几番波折后发现自己的身世,他回魔界找丁隐对质,发生争吵。却意外发现了花神佩,原来为了不让他变成星流花神,在与命定的恋人真情一吻后灰飞烟灭,丁隐一直藏着花神佩。

 

如今控制不住并且被星流花入体,被这一世的星流花神命格选中,同时他也因为花神佩的力量终于长出了翅膀。

 

【在天逸回来之前丁隐找到了令羽皇复生的办法,并且只差最后一步。】

 

能够飞翔的天逸很快离开魔界再次遇见正在寻找他的小凡,小凡痴心不改。

 

两人一不小心掉入鬼界,共度患难,互诉衷肠。

 
 

“我长这么大,还从没伺候过人。”风天逸抱怨着,捏干了手里的毛巾,有些笨拙地给受伤卧床的张小凡擦拭。

 

“天逸……你在生我的气吗?”小凡看着他不豫的脸色,有些担忧地问道。

 

“气什么?”风天逸反问。

 

“我走火入魔,差点打伤了你 ”

 

“哼,那不是还差点嘛,有什么好气的。”风天逸哼了一声,人族就是把走火入魔看的太重,他从小到大身边一群魔,不也没什么事嘛。何况深究起来,张小凡会入魔,到底还是因为他。对于当初偏激伤人的举动,他总归是有些后悔的。张小凡因此入魔,在他意料之外,似乎又在情理之中。

 

由爱故生忧,由爱故生怖。爱而不得,魔由心生。

 

就像父……就像丁隐一样。

 

思及丁隐,风天逸神情不由得有些恍惚。

 

“天逸。”

 

“嗯?”风天逸回了神,应了一声,掩饰性地低下头,将毛巾再沾了沾水。

 

“你是不是……喜欢长生?”

 

“什么?”他抬头,眯着眼看着张小凡。

 

“那时候,你是因为长生,才拒绝我的对吗?”

 

啊?

 

都一起经历了这么多,这个蠢货居然还在问这个,风天逸在心里翻了个白眼,不答反问:“如果我说是呢?”

 

他像是默认般的话令小凡有些神伤,张小凡垂下眼,“我想过了,感情的事勉强不来,我是知道的。但是我也知道我无法控制自己对你的感觉。”张小凡说着,又急急忙忙地补充,“当然,你不用担心,我的意思不是说我要死缠烂打,我就是,就是,不想离你太远,如果你不愿意,我就远远的……”

 

风天逸被他一番话气得想笑,索性把手里的毛巾扔到他脸上,打断了他的语无伦次,“你说完了没有?”

 

“天逸?”

 

风天逸站起身,负着手居高临下地瞥着他,“张小凡,我本以为你比陈长生聪明一点,想不到也差不了多少。”

 

张小凡愣愣地看着他。

 

他微微俯下身,艳丽的眉眼微挑,湛蓝的眼中带着笑意,“我喜欢不那么蠢的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 
 

几番波折后天逸与小凡终于相恋。但是小凡却被花神阳佩选中,成了星流花神命定的恋人。

 

发现了这件事的丁隐把天逸带回魔界,并想杀了小凡阻止他们在一起。

 

风天逸:“就像你杀了我真正的父亲拆散他和爹爹那样吗?”

 

不知情的小凡想要夺回天逸。长生帮助他,两人与人仙神三界联军一起来到魔界。但是丁隐先一步找到长生并说明了阻止小凡和天逸在一起的理由。

 

长生回到神界,找到了交换命格的方法,想把星流花神的命格换到自己身上,这样天逸就不用灰飞烟灭,也和小凡终成眷属。

 

天逸不愿,长生打晕了天逸,想强行交换命格。

 

【又发生了若干事后】羽皇活过来了。

 

羽皇阻止了长生,并要求他把命格换到自己身上,自己本就是该死之人,却被强行留下,并和长生合作,把星流花神恋人的命格换到了丁隐身上。

 

最后羽皇对丁隐说:“你曾经问我为什么不爱你,那时我说过,爱不爱你,不是我能选择的,爱不爱一笑奈何,也不是我能选择的。我们相识数百年,曾经我习惯了许多有你的事。我习惯你在每个春天来见我,习惯与你下棋,习惯与你看花、听雨。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爱,或许是,或许不是,但我知道我爱一笑奈何,很爱他,但你杀了他,夺走了我的一切。我恨你,却不单单只是恨你。”

 

“你照顾天逸这么多年,尽心护他周全,我很感激你。”

 

羽皇靠近丁隐:“现在,我终于能做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没做的事。”

 

两人相贴,羽皇捅了丁隐一刀,丁隐被深爱的人杀伤,心如刀绞。

 

羽皇凄然一笑:“你杀了我爱的人,如今,我也杀了你报仇。”

 

“我们啊,这辈子活得太累了。丁隐,如果下辈子你还喜欢我,那就来找我吧,下辈子找到了我,那我就考虑原谅你,或许也会……像你喜欢我一样,喜欢你……”

 

【星流花神与恋人真情一吻(划重点),忽略韶舞需要觉醒这件事。】

 

羽皇吻了丁隐后化作星流花粉消失了。满腔痴情终于得到回应的丁隐也安详地闭上眼睛,等待着转世后他们再次相遇,他一定会找到羽皇,还会一样爱他。

 

随着丁隐的死,六界大战也跟着结束了。

 

小凡天逸终成眷属,长生也回到了神界。

 

凡逸两人相携踏遍六界。

 

 

end